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哈登:之前在雷霆给塞福洛沙打替补是一个很棒的经历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何宥霖

  下一步何时会降准,甚至降低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即“降息”?

  在经济下行压力下,基建成为“六个稳”的一个投资抓手。

  宽松的货币投向何处?

  逆周期调节力度加大,货币政策宽松信号已至。

  9月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坚持实施稳健货币政策并适时预调微调,加快落实降低实际利率水平的措施,及时运用普遍降准和定向降准等政策工具,引导金融机构完善考核激励机制,将资金更多用于普惠金融,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

  受此影响,翌日股票大涨。9月5日,上证指数一度突破3000点,最终收报2985.86点,当日上涨0.96%。创业板指收报1689.05点。当日上涨1.18%。恒生指数最高至26697.85点,当日微幅下跌0.03%。

  9月5日,在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的全国金融形势通报和工作经验交流电视电话会议上,指出要“金融管理部门要强化监管责任,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下大力气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加强金融与财政政策配合,支持愿意干事创业、有较好发展潜力的地区和领域加快发展”。

  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访问的六位经济学者普遍认为,在美元进入降息通道、贸易摩擦等背景下,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加大降息力度,中国最快9月中下旬降准,LPR报价大概率下调,“降息”至少调降5-10BP。

给企业贷款“降成本”

  市场通常把降准理解为央行“放水”,但多位业内人士指出,央行意图降低银行负债成本,最终降低实体企业融资利率。

  “为什么要(降准)这么做?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要降低商业银行的资金成本,这样才有可能降低给企业的资金。”9月5日,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降准主要是一个总量平衡下的期限结构调整。“实际上是因为‘长钱’便宜,降准对长端利率、短端利率效果明显。”

  逻辑在于,降低银行负债成本,一是,降低准备金率;二是,根据流动性监管指标要求,若希望商业银行投放中长期贷款,但同时央行投放短期流动性,意味着银行资产负债两边的期限错配更严峻,这使得货币市场利率可能很低,但资产端利率不便宜。降准有助于降低资金的期限影响,从而降低给企业的信贷成本。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全面降准之后,银行的资金的成本也会下降,降准使得银行有更多资金可以放贷。“我们观察下来,近几个月信贷增速逐步放缓,银行流动性总体不存在什么大问题,但是中小银行显然比大型银行稍微困难一些,全面降准对于他们是有好处的。”

何时降准?

  下一步何时会降准,甚至降低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

  连平认为,央行利率机制改革之后,接下来会通过MLF利率的调整LPR下行,“我想不会太久,应该在9月中旬前后,牵引LPR水平进一步下降”。LPR下降要与流动性互相配合,因为如果商业银行流动性相对偏紧,不利于利率水平的下降。

  国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熊园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货币宽松提速,降准几无悬念,降息可期。预计降准最快9月中下旬,因本月17日有2650亿元的MLF到期,19日美联储大概率对美元降息;预计9月LPR报价大概率下调,至少调降5-10BP,同时,市场一致预期的降低MLF利率也有望如期到来。

  中信证券债券研究首席分析师明明表示,“降准具体的时点可能还要再观察,说不定会很快,因为国常会说要‘及时’”,国常会明确是精准滴灌,所以,降准的目的,一是为了降成本,二是结构性政策定向支持制造业、小微等实体经济。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斌认为,9月20日LPR可能会下调。下调还受中美利差因素影响,美联储降息力度、频率可能会更大,美元指数可能走高。通过降准、降息也可有所缓解人民币贬值压力。

  降准、降息空间有多大?这受到人民币汇率、通货膨胀水平的影响。

  连平认为,人民币贬值、货币政策调整确实有可能会带来一些通胀压力。“但目前整个经济运行一个鲜明的特点是需求不足。PPI、核心CPI价格有向下的压力。猪肉价格是一个供给问题。所以,目前适度的货币政策调整,应该不会带来通胀明显上升。”

  瑞银亚洲经济研究主管、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认为,由猪肉价格和食品价格带来的通胀压力是暂时性的。预计全年CPI是2.4%,个别月份如12月份会接近3%的较高水平。这种情况下,央行其实并不需要考虑因为食品价格带来的通胀上行,而是要对整个经济所需要的支持性的货币政策。预期今年可能在四季度降准100个点,明年继续降准100个点。

  利率方面,汪涛认为,基准利率不会降,但MLF利率可能降10个点左右。尤其是美联储今年可能还会继续降息至少25个点,甚至更多降息,货币政策的空间进一步增加。另外,货币市场的利率可以通过央行增加流动性供给来有一定的下行,比如2.5%左右的短端利率还有相对下行空间。

资金投向基建?

  在经济下行压力下,基建成为“六个稳”的一个投资抓手。

  9月3日,汪涛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全球经济在贸易摩擦升级的情况下产生更多的不确定性,中国面临的外部下行压力在今年四季度和明年一季度。今年经济增长仍然能够保持在6%或以上。

  外部来看,美联储改变了加息方向,开启降息通道。如果贸易摩擦进一步恶化,美国市场也会出现相当大的调整,贸易摩擦对美国经济负面影响会在明年上半年体现出来。内部来看,房地产投资和金融投资比去年好一些,财富效应仍在。“我们做了一个三千多份的调查,在消费领域,除了汽车之外的消费总体而言良好。78%左右的受访者认为他们今年5月份之前的12个月内工资有所增长,平均增长水平高于去年同期,而这也表明当前中国劳动力市场相对稳健。”

  在此情况下,稳基建成为一个主抓手,基建投资或将企稳回升。

  熊园认为,国常会明确提出“专项债资金不得用于土地储备和房地产相关领域、置换债务以及可完全商业化运作的产业项”,也意味着基建将成为专项债接下来的主要去处。

  他分析,今年1-8月,累计新增专项债2.0万亿,其中用于棚改、土地储备与基建的占比分别为35%、32%与33%,如若专项债被限制用于土地储备及房地产相关项目,则未来专项债投向中基建项目占比有望从目前约33%提升至趋于100%,相当于扩充两倍。

  (编辑:李伊琳)

首页 - https://hnfaniu.com